网站导航

详细内容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李俭珠

录入时间:2009-5-4 9:28:21 ┆ 浏览量:8114

(1906—1997)

李俭珠是湖南省茶陵县人,1928年10月参加革命,192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任广西军区副政委。是位德高望重的老红军,正兵团级离休干部。1997年2月14日,他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

苦难的童年

李俭珠于1906年12月出生在湖南省茶陵县桃水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全家7口人,仅有两间泥坯草房,没有一垅土地,仅靠他父亲李四来驾撑一条帆蓬小船,给人运载货物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李俭珠刚满两岁时,他父亲即因贫病交加,不治去世。他母亲改嫁,丢下他和未成年的姐姐,依靠叔父李马来撑船度日。1918年李俭珠12岁时,他叔父又病倒了不能撑船,借了地主豪绅谭寿林的高利贷,事后又无法还债,被迫将家里唯一生计来源帆蓬船卖掉还债。李俭珠不得不离开叔父家,到地主家去扛活。因他年龄小,只能挣两顿饭吃,挣不到工钱,还时常遭到地主的打骂。他16岁时候,不堪忍受地主虐待,过那牛马不如的生活,跑到李家村他外祖父家暂时落脚,靠上山打柴卖钱勉强渡过半年光景。不久,李俭珠去帮人驾船挣点微薄的工钱,也总是吃不饱饭。他经常来往于长沙、武汉之间。当时正是大革命失败,武汉政府叛变的时候。他从汉口返回家乡时,农村的反动派也在反攻,进行“清乡”,农民协会都被摧垮了。共产党员谭家恕受到通缉,被迫逃走了。反动地主把谭家恕的哥哥谭家旺捉去要杀死他。一天夜晚,李俭珠伙同几十名船工潜到村子里,把谭家旺抢救出来,结果惹恼了反动地主。次日,地主爪牙趁李俭珠在船上睡觉的时候,把他捉去以“暴徒”罪名要杀他。谭家旺父亲用二十块银元,联络全村的穷乡亲签名担保,才把李俭珠救了出来。这一风波进一步增加了他对地主反动派的仇恨,但他自己身单力孤,一时又找不出报仇的办法,继续给人撑船,等待时机。

1928年,李俭珠从汉口回到家乡时,听说谭家旺回到本地搞秘密革命活动,正在打听他的下落。一天夜晚,谭家旺找到李俭珠进行长谈,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劝告他不要为个人报私仇,要为广大劳苦群众打天下。最后,谭家旺交给他两块大洋,让他以小商贩身份走村串户,帮他了解地主、反动派疯狂反攻的情报。这是李俭珠接受的第一次革命任务,不久,地主豪绅发现李俭珠同革命党有秘密来往,就报告了“挨户团”(地主反动武装),要抓捕李俭珠,他叔叔听到消息,给他一吊钱,送他到安仁县东头村的伯父家躲了两个月。同年10月,他又秘密返回茶陵,到年塘乡、龙山一带找到谭家旺,即正式参加了革命工作。

在革命熔炉里锻炼成长

李俭珠1928年10月参加革命工作以后,在县里任交通员,经常来往于湖南茶陵、宁岗与江西永新县之间,传送各种文件和消息。由于他革命思想坚定、工作认真努力,于1929年4月,经谭家旺、谭宝贵两位同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李俭珠入党后,被组织派到长岗、望江塘一带开辟工作,取得一定成绩,于1930年成立了区苏维埃政府,李俭珠任主席。他组织领导农民进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搞得热火朝天。为了保卫红色政权,区里成立了工农武装游击队,任命李俭珠为游击队长兼政委。游击队刚成立时只有三支枪,他就带领队员夜间出去打土豪,打击反革命武装“挨户团”,从他们那里缴获枪支。游击队很快就发展到一百多人,四五十条枪。上级决定将这支游击队扩编为县游击大队,继而又编为县独立营,李俭珠任政委。过了一段时间,县里成立肃反委员会,调李俭珠任肃委会预备队队长兼政委,预备队的任务是看押捉来的土豪劣绅和反革命分子。因此,激怒了当地的反动势力,县内反革命武装联合进攻苏区,并悬赏捉拿李俭珠。因此,李俭珠率预备队离开茶陵苏区,撤到年塘、龙山一带活动,后转移到江西永新,预备队缩编。组织调李俭珠到湘赣边区红军学校学习,编入工人队,任副指导员兼支部书记。红校结业后,上级又送他到省保卫处接受特殊训练,结业后分配到湘赣军区“分兵站”任特派员,半年后升为总兵站特派员。1933年1月又调到红军学校为总特派员。时值蒋介石对中央苏区进行围剿之际,红军学校撤到井冈山与红六军团会合,开展反围剿斗争。1934年5月,红六军团由井冈山转移到湘西与红二军团会合,开辟了湘、鄂、川、黔根据地。由于当时在王明左倾路线指导下,反围剿斗争节节失利,部队边转移、边战斗。经常遭到敌军的袭击。二、六军团在任弼时同志领导下,纠正原来左倾错误领导,平反肃反扩大化的错误,把李俭珠派到受害最重的二军团六师十八团当特派员兼总支书记。他经过调查摸底,弄清十八团有两个所谓“自首连”是由营以上干部编成的。这些营、团、师级干部,因为肃反扩大化,被诬为“反革命改组派”。李俭珠经过半年多时间工作,把连队被取消的党支部恢复起来,建全了组织和生活。查明“自首连”的干部,都是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免职待查的。他把被颠倒的是非纠正过来,把被冤枉的干部都恢复名誉,并重新分配了相当的职务。

李俭珠不仅是位优秀的政治工作者,而且是个作战勇敢,具有指挥才能的军事干部。当年国民党调集重兵进攻湘西苏区,红二军团被敌人重重包围。十八团在奇口镇突围战斗中,伤亡很重,团长负伤,政委牺牲,部队失去指挥,撤不出来。在这紧急关头,贺龙军团长和关向应政委指定李俭珠为代理团长、政委,整顿集合部队,坚守阵地,掩护主力部队胜利转移到太阳县龙山地区,消灭敌军三个团,粉碎敌人的围剿。这次战斗结束后,李俭珠受到军团首长的表扬嘉奖,认为他政治工作积极认真,作战勇敢,指挥有方,调他到红二军团四师任特派员。

红四师经常转战各地,不断受到敌军的袭扰。在永县西沙河战斗中,李俭珠奉命率领一个连攻打敌军一个团的指挥所,击毙敌团长,全歼敌警卫排,缴获百多支枪及文件、军用地图、银元、金银等物资。李俭珠受到首长的口头表扬,并奖给他一枚金戒指。红二军团长征到达陕北,西安事变以后,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历史又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时期。

在抗日烽火前线

1937年,“七七”事变,全国抗日战争暴发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李俭珠被调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学习,编入第六队,任学员队支部书记。经过革命战争的锻炼,他的政治思想、政策水平和军事指挥能力都有很大的提高。但他深感自己理论知识很少,理论水平很低,远不够革命工作的需要。所以,他在抗大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同时,总结自己以往的工作经验教训,检讨错误的方面。在抗大除学习《中国革命运动史》、《社会发展史》、列宁主义统一战线理论外,还能经常听到毛主席、刘少奇和其他中央首长的报告,政治心胸开阔了,眼界扩大了,对革命形势和革命前途有了清晰的认识和更坚定的信念。半年后,中央社会部成立了保卫干部训练班,调李俭珠参加学习,任训练队长。他在这里学习三个月尚未结业,1938年3月,便被调回一二〇师,在政治部任除奸部副部长。1942年整风运动开始,李俭珠先在一二〇师参加整风学习。不久,中共中央办公厅把他调到延安,学习一段整风文件后,让他帮助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中央学校三部,搞审干和坦白运动。他在延安这段工作结束后,调回一二〇师搞审干工作。后来,李俭珠检讨在审干和坦白运动期间,虽然有上边的领导,按照当时政策文件办的,但是由于个人的政策水平不高,工作中也犯有过“左”的错误。这说明李俭珠在政治上高标准,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不掩盖自己的缺点错误。

整风运动结束后,一二〇师深入到冀中地区去打击日寇。部队在转移行军中,环境恶劣,经常要同日军的扫荡部队作战,李俭珠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敢于接受艰险任务。有一次日寇在冀中扫荡,师首长决定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贺龙师长指示李俭珠率领后勤部和两门苏联制大炮,隐蔽在博野县棋村。贺师长下了死命令,让他“与两门大炮共存亡,不准失掉”,并派给他70多名战士保护大炮。不料他们被敌人包围在一所民宅大院里,战斗十分激烈,日军以三辆坦克、两辆装甲车轮番向院内进攻,但是,敌人始终未能靠近院墙,每次进攻都受到李俭珠指挥部队的顽强抵抗。他们用集束手榴弹炸坏敌人两辆坦克、一辆装甲车,自己仅伤亡几个人,以很少的代价保住了大炮。这次战斗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下午,主力部队反攻回来,才将敌人赶跑了。战后,李俭珠受到师首长的表扬。

一二〇师由冀中向晋、察、冀、绥转移行军时,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最严重的是日军将师直后勤部和卫生部的部分人员同主力部队割断了联系。李俭珠奉命带领两千多名后卫人员和两门大炮,通过敌人几层封锁线,转战到平西紫荆山一带,等敌人扫荡结束,经半个月的时间,克服没有粮食吃等种种困难,没有受到任何损失,才找到师直机关,归还建制。

战斗在东北根据地

1945年4月召开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李俭珠当选为正式代表,参加了大会。会前,他参加学习了关于党内两条路线斗争问题的文件,才懂得党内存在着两条路线斗争。一条是以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正确路线;一条是机会主义、教条主义、宗派主义的错误路线,给党的事业造成极大的危害。李俭珠在“七大”期间,受到深刻的政治教育,从思想觉悟到革命理论都有很大的提高,给以后的革命工作打下更牢固的基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但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挑起内战,破坏和平。中共中央适时做出决定,向东北地区派遣大批干部和军队,开辟东北根据地。李俭珠随同林枫同志到达东北,分配到长春市任公安总局局长。当时长春的形势异常复杂,各种政治势力的斗争十分尖锐。以林枫为书记的吉辽省委,指示李俭珠要扩建公安部队,争取公安局的警察和保安队人员,为我利用,收集枪枝武器弹药和敌伪资财。同时,也逮捕了一批日伪特务和国民党特务分子以及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由于苏联红军不准我党政机关和军队驻在长春,要限期撤出。于是,李俭珠率领部分公安部队,押解犯人和物资先行撤到九台。1946年1月,李俭珠被调到吉林市任清查敌伪资财委员会主任。工作时间虽然很短,但却取得很大成绩。李俭珠同志在市政府领导下,首先对市内有日本人投资的工厂的财产和汉奸的财产进行调查、评价、清理。像清理大汉奸熙洽的浮财,清理工商会长范永源的动产与不动产。属于敌伪财产就给予没收。在清理裕华纺织厂时,将经理许洪书找来,让他携带账本,查伪满时分给的纱绽,染料、加工的军用布匹以及银行的贷款等,对属于敌伪物资和资金都给予收缴。随后李俭珠又率领清委会工作人员到外县去清理敌伪财产,特别是清查日本人的金融组织。在蛟河县清算了无尽会社(日本人的金融组织),清理债权,收回贷款。在清欠中由政府发出通知,要求欠无尽会社款的人尽快到“清委会”还款,经过20多天收缴,将大部分欠款收回,在这次清理敌伪财产中,李俭珠同志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超额完成了市政府预计的计划任务。从而,使刚刚建立的人民民主政府掌握了吉林市的经济命脉,保证了政府部门和教育事业的开支。同时也用收回来的大量财物支援前线、保证战争胜利。

1946年4月中旬,苏联红军撤出东北,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军区决定以武力占领长春,消灭日伪残余势力。“四一四”长春战役胜利后,李俭珠要求到部队工作,当即得到上级批准,派他到曹里怀支队任政治部主任。长春解放后,吉林省已连成一片,省委决定将曹里怀支队改编,成立吉林军区,曹里怀任司令员,李俭珠任政治部主任。5月28日,国民党政府军队进攻吉林市,吉林军区部队撤出吉林,到舒兰县驻扎。根据形势变化,省委决定以舒兰为中心成立吉北地委,吉林军区改为吉北军分区,李俭珠仍任政治部主任。由于吉北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即是对敌斗争的前沿,又是开辟新区的后方。当时吉北军区的主要任务是保卫和巩固吉北根据地,在地委领导下,发动群众参军参战,扩大地方武装,负责吉北地区的清剿土匪,建立革命政权。除此之外,还要配合主力部队到前沿阵地战斗。李俭珠分工抓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党的组织建设,为了提高部队的战斗素质,经常开展土地改革、保田保家乡和仇恨蒋介石反动派的教育,开展歼敌立功活动,每次战斗结束,都及时总结战斗中的经验和教训。集中时间进行整训。通过一系列政治思想教育、整训、军事学习,部队有很大提高。为配合主力部队打运动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46年秋,国民党军队在东北采取“北守南攻,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部队为配合南满“四保临江”,从1947年1月起组织“三下江南”。1947年1月3日,吉北军区奉命配合主力部队“一下江南”。李俭珠随曹里怀率部队由朝阳出发,渡过松花江,进至石屯地区,阻击敌新一军三十师由吉林、乌拉街向其塔木增援。经3天战斗,毙伤敌200余人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完成了阻击任务,受到了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的表扬。战斗结束后,又率部回到吉北根据地进行整训。

1947年2月12日,为了适应战略反攻的形势,东北军区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将吉北军区曹里怀部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三师。由曹里怀任师长、伍晋南兼政委、李俭珠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下辖七、八、九团和骑兵团。全师兵员已由原来的3000人扩充到5800人。按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指示,独立第三师的主要任务是开辟吉北根据地。2月24日,独立第三师又奉“东总”之命第二次渡江参加“二下江南”战斗,配合主力部队佯攻德惠。3月12日,李俭珠又随独立师奉命“三下江南”,进攻吉长铁路线,连克河湾子、土门岭、桦皮厂、九台等重要车站,切断了吉长线,保证了我军主力于长春以北地区痛歼敌七十一军第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三下江南”作战后,独立三师奉命休整部队,两个月后,参加1947年夏、秋、冬三大攻势,转战南北,扫清吉林外围敌军据点,打了不少漂亮仗,是一支能够吃苦,敢打硬仗的部队。以前在吉北舒兰、永吉县内提起独立三师、老八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947年8月,独立三师编入东北人民解放军新组建的第十纵队。李俭珠未随部队去十纵,被省委调到吉林军区后勤部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半年后,东总调他到新组建的第十二纵队政治部任组织部长。东北全境解放后,四野南下,新建炮兵第五师,任命李俭珠为炮五师政委。他同炮五师首长一起指挥炮兵解放天津战役,后南下参加解放中南地区的各个战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为军队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做出新贡献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李俭珠在炮五师工作一段时间,至1950年8月,调他到四野炮兵政治部任副主任。不久,中央军委决定派四野炮兵参加抗美援朝,李俭珠参加了抗美援朝的第一、二、三次战役。三次战役结束后,中央军委命令炮兵撤回国内。1951年5月,把李俭珠调回中南军区,在后勤部任政治部主任。当时全国正开展镇反、三反运动,李俭珠在中南军区直属机关,参加领导了镇反、三反运动。他工作积极努力,取得一些成绩。同时,他在运动中也检讨了个人进了大城市以后,思想上滋长了图安逸、怕艰苦的情绪,思想上受到了教育。中南军区后勤部党委常委会给李俭珠作了民主鉴定。认为他在“后勤政治工作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他工作经验丰富,工作态度积极,认真、有魄力、有毅力”。

1953年3月,李俭珠入中南军区高级干部文化学习速成班学习。1956年3月,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任命李俭珠为广西军区副政委。他在广西军区工作八年时间,至1964年他离休前,军区党委对李俭珠做一全面鉴定,他“在长期的艰苦革命斗争中经得起考验,对党忠诚、政治立场坚定,革命意志坚强,从未动摇过,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能认真研究学习,坚决贯彻执行。在国家经济生活暂时困难时期,经得起考验,没有违犯党的政策、纪律”。他“组织纪律观念强、作风正派,一贯服从分配,个人利益服从党的利益”。他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积极参加领导,掌握原则,敢于同不良倾向展开批判和斗争,也能大胆地揭露检查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他“工作一贯积极、认真负责,对分工的工作抓的紧,要求严,能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指导工作。工作作风雷厉风行,处理问题果断,有魄力。有政治工作经验和组织领导能力”。这个鉴定也指出李俭珠的缺点、毛病。认为他“虚心听取群众意见的民主作风不够,性情急躁,批评别人不太讲究方式方法等问题。”

这是对李俭珠同志几十年革命工作生涯的全面总结、公允的评价。

1964年6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李俭珠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离职到湖南省军区长沙杜家园干休所休养,任离休干部党总支书记。后又转到长沙五里牌干休所休养。李俭珠离休以后,十分珍惜自己的光荣历史,继续保持艰苦奋斗,勤俭朴素的生活准则,保持老红军、老党员、老战士的革命本色,他拥护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在政治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他关怀干休所的建设,提出许多有益建设性意见。他对自己的子女要求非常严格,言传身教,把他们培养成有用的人材。

李俭珠同志是忠实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是我党的优秀党员和优秀干部,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质,是留给社会的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

    原载中共吉林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共吉林市党史人物(三)》,东北师大出版社,1999年出版

录入人:宫晓明    
上一篇: 贺庆积
下一篇: 薛 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