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组织部 | 江城党建网
当前位置:首页>吉林党史人物

马 骏

作者: | 来源: | 访问:205 | 时间:2008-03-30

(1895—1928) 

马骏,字遹泉,号准台,别名马天安。1895年9月12日生于吉林省宁安县(现归黑龙江省)一回族家庭。其父马喜贵目不识丁却十分精明,经营磨坊、烧锅。为孩子读书,马喜贵联络13户殷实人家,在宁安镇创办清真两级学堂,供回族孩子上学。

马骏8岁拜师入私塾,11岁入清真两级学堂读书,后转入宁安江沿两级学校。马骏自幼聪明好学,谈吐流利,尤其爱好作文,他的作文内容充实,文笔清新,经常被老师拿到课堂上作范文读。

马骏小学毕业后,于1912年夏考入吉林省立第一中学读书,1914年毕业,翌年8月考入天津南开学校。

南开学校是一所闻名国内、仿照欧美教育开办的私立学校。课程内容科学,教学方法先进,先生讲课启发式,学生可以自由讨论问题,发表见解。这对马骏的思想意识产生重要影响。马骏读书勤奋,成绩优异,常挥笔写作,在《南开校风》周刊发表文章。

马骏关心时政,热心社会活动,能言善辩,富有讲演天赋,他曾以强国富民方略和当代青年责任为内容参加全校演讲比赛,获得优异成绩。从此,马骏同高一级的学生,擅长演讲的周恩来结下深厚的友谊。1915年10月南开学校又举行演讲比赛,马骏抽签题目是“如何人格方可谓之有价值”,他的讲演获得这次比赛的第二名。马骏充满激情地说:“吾辈少年,前途广大,欲成为何等人即可为何等人,当兹求学时代,勤勉修己,将来身入社会以救中国,身膺治人之责,挽回大局,非异人任,愿与诸君共勉之”。

日本帝国主义向北洋军阀政府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消息传到天津,马骏和同学们异常激愤。时值寒假,马骏回到家乡,在宁安清真两级学校、清真寺等处召集群众,慷慨激昂地宣讲“二十一条”的侵略实质,揭露袁世凯卖国求荣的罪行,号召人民起来斗争。他还在省立四中的毕业式上,作过题为《中国现代学生出路》的讲演,把当时的中国比作被列强宰割的绵羊,呼吁青年学生要为国为民,挽救社会。

在南开学校,由于马骏的聪明、才干和热心为大家做事,博得同学们的信赖,被推选为学校演说讨论会、自治励学会会长,以及义塾服务团总董及教务长。

马骏从《新青年》等革命进步报刊上,阅读了李大钊等革命先驱者发表的《劳动神圣》、《庶民的胜利》和《布尔塞维克主艾的胜利》等文章,知道苏俄在列宁领导下,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深受鼓舞。马骏初步接触马克思主义以后,确定自己的思想学问和事业都要毫不可惜的抛弃“旧的”,追求“新的”。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的“五四”反帝爱国运动消息震动了天津。5月7口,天津各校学生举行示威游行。14日,天津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成立,马骏当选为副会长兼执行部长。5月23日,天津学生联合会领导15所大中学校总罢课。

6月5日,天津学生联合会在南开学校广场召开了数千人的爱国大会。会上,马骏带领大家宣读了《宣誓书》:“(一)誓保国土;(二)誓挽国权;(三)誓雪国耻;(四)誓除国贼;(五)誓共安危;(六)誓同始终。”会后举行了示威请愿,游行队伍抵省长公署提出,对学生讲演勿加干涉,敦请北京政府释放被捕学生,争回青岛,取消卖国“二十一条”等要求。

6月以后,运动向更广泛的阶层扩展。6月9日,马骏等人领导举行规模空前的声援北京学生斗争的公民大会,天津各界民众数万人参加。会场设在天津“河北公园”。马骏在会上致词,呼吁天津商界罢市。他说:“本日开会最关紧要者,有两种目的,一为要求商会罢市,电请政府严惩卖国贼,以平民愤;一为保护各省爱国学生,不得妄加蹂躏。倘政府无正当办法,誓死不能开市、上课。”在公民大会召开的同时,天津总商会也正召开紧急董事会,公民大会一致推举马骏等人前去参加商会董事会,敦促商界罢市,响应学生爱国运动。在总商会董事会上,马骏淋漓尽致地控诉了北洋军阀政府丧权辱国的罪行,并转达了公民大会的要求。总商会决定1O日罢市,并通电北京军阀政府。军阀政府见电文,急派人来天津,宣布大总统徐世昌罢免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职务的命令。在省长曹锐和一些亲日分子的鼓动下,11日,总商会公然宣布开市。消息传出,马骏带学生赶来,接着商民万余人也赶来包围了总商会。马骏气愤地质问商会为什么毁公约,失民意。在学生和商民的压力下,总商会不得不召集紧急董事会,马骏列席会议。他在会上首先发言,严正指出,北京政府虽然免去曹、陆、章的职务,但对于他们的卖国罪行并未依法惩办,关于通令保护爱国学生,中央也无明文发表,因此,我们罢市的目的未能达到即行开市,显系违背公决原案,应再罢市,非达目的不能罢休。马骏慷慨陈词打动了在场多数人,唯有一位姓张的董事出来问马骏:“马君贵处人?”马骏说:“我是吉林人”,张又问:“你在天津可有财产吗?”马骏回答:“没有”。张某讥笑说:“莫怪马先生不知罢市商家损失太大”。马骏立即气愤地说:“现在外交紧迫,一发千钧,国家将亡,哪能说到个人财产,我在天津虽无财产,但我有生命,情愿牺牲,以谢国人”。说着扭头向会议厅的明柱撞去,头破血流,幸而被商会秘书长夏琴西抱住才未造成后果。马骏为救国不惜生命的浩然之举,使在场者无不为之感动,商会会长当即宣布立即罢市。在学运领袖周恩来、马骏等人推动下,天津又成立了“天津各界联合会”,更大规模的群众爱国运动轰轰烈开展起来。

6月16日,全国学联在上海召开代表大会,成立全国学生联合会。马骏代表“天津学生联合会”参加大会。6月下旬马骏回天津后,同周恩来、谌志笃商量决定,创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由周恩来任主编。创办《联合会报》是不容易的,在克服无经费、无纸张、无印刷场所等重重困难后,《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终于出刊了。

6月27日,天津各界联合会选派马骏为总代表,率刘清杨、郭隆真等10名代表赴京,会同北平等地学联代表到总统府上书请愿,要求政府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各地代表在新华门等了两天,临时大总统徐世昌还是不肯接见,马骏气愤地对大家说:“如果徐大总统一天不接见,我们的队伍就一天不解散,十天不接见,我们就在这等十天,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在学生代表的压力下,徐世昌不得不于第二天晚上9点钟在怀仁堂接见请愿代表。马骏首先质问徐世昌:“你身为大总统,就有责任保护国家的领土和主权。你必须拒绝在丧权辱国的巴黎和约签字。”徐世昌被代表们问得无可奈何。迫于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徐世昌只好给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拍出电报,拒绝在和约上签字。7月初,河北省教育厅决定提前放暑假,目的是要缓解学生运动。马骏并未因此而松懈斗志,他约运动骨干全部搬进南开学校寄宿,集中活动。

8月初,山东济南镇守使马良宣布全省戒严,残酷镇压群众爱国运动,悍然枪杀回教救国会会长马云亭等3人。消息传到天津,爱国群众义愤填膺,学生运动重新高涨。马骏同回族同学刘清杨、郭隆真等100多人,到回民聚居的地方进行宣传,又在天津最大清真北寺门前召开回民大会,马骏愤怒地揭露马良丧失人性,屠杀回族同胞的罪行。

天津学联与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商量,决定派回族学联代表刘清杨、郭隆真等10人赴京请愿。8月23日,她们和北京代表15人到总统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严惩马良和解除山东戒严。北洋军阀政府出动军警,将代表全部逮捕。马骏和周恩来得知代表被拘捕的消息,认真分析了形势。周恩来说:“这正是掀起继续加强爱国运动的时机,用不着惊慌紧张,依照计划进行就是了。被捕,只要经得起考验,不算什么!但营救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他们商量决定,立即组织群众赴京营救被捕同学。8月25日,“天津各界联合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组织第二批请愿团,由马骏率领赴北平。

8月26日,在北平的天津、济南、山海关、烟台等地学生共四五千人,公推马骏为请愿总指挥。马骏深知责任重大,向大家表示:“要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准备牺牲一切,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马骏把数千人的请愿队伍分成三队,各有负责人带领分别在西苑门、新华门、国务院门前请愿。请愿斗争坚持到第二天,反动政府欺骗学生说:“大总统令大家赴天安门,自有相当办法。”待学生集中在天安门前时,早已布置好的数千名武装军警,突然把学生包围起来。

马骏根据形势与各地代表商量,决定长驻天安门,将斗争坚持到底。并成立宣讲股负责演讲宣传,交际股接待外宾,编辑股录事登报,汤调股服侍病人,游行股传达信息,总务股维持秩序。马骏又组织若干个讲演队,分头在天安门前的石狮子座,华表座等处讲演,历数马良的罪恶,天安门广场成为揭露反动当局暴行的讲坛,“惩办卖国贼”,“惩办马良”,“解除山东戒严”,“释放被捕代表”的口号声此起彼伏,震荡着天安门广场上空。

天安门前几千学生的请愿声势浩大,震动了整个北平城,反动当局十分恐慌,决定首先逮捕总指挥马骏,再驱散学生。28日晚,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再次调动数千名军警,用木棍,枪托、皮鞭殴打学生,威逼交出马骏,代表们忍受着毒打,谁也不肯说出自己的领导人。后来反动军警搬来了大汽灯,把天安门前照得如同白昼,深夜12点,反动军警将代表逐个架到天安门下详细盘查。马骏不忍心让更多的学生为他吃苦,挺身而出,承认自己就是马骏,军警立即逮捕了他,枪口对准他胸膛,要他宣布解散请愿队伍。马骏大义凛然,毫无惧色,面向学生代表从容地说:“我们此次来,就是抱定牺牲决心的,我虽然被捕,不必恐惧,坚持斗争,一定会胜利。”

马骏被捕的消息传到天津,周恩来等人从天津率五六百学生代表赶往北平,营救马骏等被捕代表。他们同北平各界代表一起,连日在总统府门外露宿请愿,要求释放代表。全国各地也纷纷通电北平政府,抗议镇压群众爱国运动的罪行。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反动当局不得不在8月30日将两次被捕代表全部释放。马骏在天安门前指挥若定、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得到爱国学生的高度赞扬,尊称他为“马天安”,从此,马骏又有马天安的别名。

斗争胜利了,9月2日,马骏、周恩来同天津请愿代表一起返津。

五四运动冲决了封建礼教的束缚,打破男女授受不亲的界限。周恩来主张学习北平的经验,将天津学生联合会同以刘清杨、郭隆真、邓颖超为首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合并起来,从中选出骨干,组成一个比学联更严密的团体,从事科学和新思潮的研究,并出版一种刊物。周恩来的倡议,得到马骏等学生骨干的赞同,这便是“觉悟社”的由来。

9月16日,周恩来、马骏、邓颖超、郭隆真、刘清杨、张若名、李毅韬、谌志笃、李震瀛等20名男女青年,在天津草厂庵学联办公室举行第一次会议,宣布觉悟社正式成立,并决定出版《觉悟》。马骏以“廿九”的署名,在《觉悟》第一期上,发表了《他们为什么不去?》和《一个小蜘蛛》两首寓言诗,赞美蜘蛛不知疲倦的精神,鼓舞人们要有不屈不挠的顽强斗志。

觉悟社诞生后的第一项活动是请李大钊到觉悟社讲演,李大钊赞扬觉悟社不分男女的组合是社会一大进步,并提出要分类研究问题等许多具体建议。

9月下旬,马骏升入南开大学部学文科。不久,南开大学正式成立,马骏成为南开大学第一期学员。不久,被推举为“天津各界联合会”代表之一,赴上海参加全国各界联合会的筹备工作。11月初,在上海北四川青年会内,举行全国各界联合会成立大会,马骏当选为评议部干事。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马骏担任游行大队的总指挥。

11月16日,日本军国主义者制造了枪杀中国人民的福州惨案,举国为之震惊。天津各界联合会为抗议“福州惨案”,成立了国民大会委员会,马骏被选为委员。

马骏回天津后,于11月25日同其他学生骨干组织天津1000多名学生游行示威,声援福建人民。12月20日,马骏作为国民大会委员,参加组织了在南开操场召开有十万人参加的国民大会,当场焚烧了在商铺检查所扣留的十几卡车日货。广场上烈焰飞腾,火光冲天,堆积如山的日货付之一炬,会后又举行浩浩荡荡的示威游行。

1920年1月23日,天津学联组织在天津东门内“魁发成”洋货庄检查日货,检查日货的学生遭到三个日本浪人的毒打。24日,经国民大会委员会决议,将出售日货“魁发成”货庄股东之一裴唐仙游街示众,日货运到公园陈列,并将此举写成布告公之于众。这一举动遭到反动当局的禁止。当天下午,各界代表去省公署请愿,遭军警殴打,马骏、马千里等20多人被捕。当局下令查封各爱国团体,禁止检查日货,到处搜捕革命学生。

局势险恶,但反抗却没有停息。1月29日,以周恩来为总指挥的各校学生5000余人,赴直隶省公署请愿。群众推出周恩来等4人为代表,面见曹锐,也遭逮捕。反动当局采取拖延的办法,既不转交法庭公开“审讯”,又不释放,关押达两个月。4月20日,周恩来、马骏和难友们经过秘密联络,发动绝食斗争,向警察厅宣告:“被扣70多天,不进行正式审判,这是违背民国约法和新刑律的违法行为,限警察厅3日内举行公审,否则全体绝食”。为了配合狱中绝食斗争,邓颖超等学生代表到警察厅要求轮换被押,社会上也发起援救运动。5月初,警察厅被迫将被捕代表移送地方检察厅。

在狱中,马骏毫不妥协,决心为救国救民、奋斗到底。他与周恩来一起积极领导难友斗争。要求改善待遇,同案人同住一处,阅读书报。同时,他们还组织大家学习政治、外文、数学和历史。每星期一、三、五开讲演会,马骏先后作了《研究问题的方法》、《演说学》、《检厅拘留期间的批评》和《演说的预备方法》等讲演。周恩来做了历史上经济组织的变迁,马克思传记,唯物史观的总论和阶级竞争史,《资本论》和资产集中说等讲演。马骏在狱中热情、活泼、乐观,对胜利充满信心,每天早晨还带领难友作操锻炼身体。

在社会舆论压力和狱外同志的援救下,7月17日,马骏、周恩来等被扣代表终于得到释放。

经过斗争的锻炼和磨砺,马骏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于1920年秋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受中共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派遣回哈尔滨开展革命工作。

临行前,马骏依依惜别在五四爱国革命风暴中结成深厚友谊的邓颖超等同志,离开天津,走上新的革命征途。

马骏回到东北后,经常活动于宁安、哈尔滨、吉林等地,利用各种关系,向商、学界进步人士宣传革命思想。在哈尔滨,马骏经常住在曾任天津南开学校施医处红十字队医长的王锦生医生家里,很快结识了哈尔滨市进步青年韩铁声等人。马骏启发他们的觉悟,向他们介绍京津学生运动情况,创办《天津学生联合学报》和觉悟社的经验,说明要救国必须先把群众组织起来的道理,建议仿照天津觉悟社的办法,把进步青年组织起来。在马骏的启发和指导下,由韩铁声、袁世安、于方舟、张树平、沈觉汝等8人,发起组织了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其宗旨是:“唤起民众的觉悟,来共求社会的改造”。唤醒团成员积极宣传反帝救国,宣传新思想、新文化。1922年2月,“救国唤醒”团领导了反对《九国公约》的斗争。这次斗争扩大了“救国唤醒团”在群众中的影响。1923年2月,韩铁生在工商各界的支持下,在哈尔滨创办了《晨光报》。马骏曾多次在该报发表文章,介绍平、津、沪反帝爱国斗争发展情况。

马骏在哈尔滨东华中学执教期间,积极宣传女性解放,男女平等,鼓励女学生参加演讲会。马骏还帮助东华中学校长邓洁民的妻妹李淑懿撰写《妇女解放与社会关系》的讲演稿,讲演稿指出争取妇女解放的意义和作用,强调没有妇女解放,中国社会就不会发展。

马骏无论走到哪里,都把反帝救国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1924年夏,宁安县的豪绅孙彦卿、何辉勾结日本侵略者成立“旭东伐木公司”和“富宁造纸公司”,向日本帝国主义出卖镜泊湖一带的森林资源和宁海铁路修筑权。孙、何的罪恶行径激起了宁安人民的强烈不满。马骏及时领导了这次反对卖国贼的斗争,在宁安镇“老戏园子”召开民众大会,揭露孙、何等人卖国罪行,宣传反帝爱国思想。孙闻迅潜逃,何辉被群众抓到会场狠狠斗争了一顿。愤怒的群众,砸碎两个公司的牌子,维护了国家资源和主权的尊严。马骏在宁安领导了多次反帝爱国群众斗争,在家乡播下了革命火种。

1924年9月,马骏离开宁安应聘到吉林毓文中学任英语、数学教员。

马骏性情豪爽、奔放,待人热情、真挚,从不摆先生架子,与学生平等相处。马骏讲课语言生动、幽默,教法灵活,循循善诱,因而赢得学生的普遍好感和尊敬。马骏在学校不吃小灶,在大食堂同学生一起就餐,课余时间与学生一起打蓝球,做游戏,对生活困难的学生常常解囊相助,他的威信越来越高。不久,被推选为舍监兼训育主任。马骏可以在晚间深入学生宿舍,更广泛地接触学生,更便于开展宣传工作。

马骏兼任训育主任后,每周六下午组织一次讲演会,培养学生的演讲能力。他还不定期的举办全校性的演讲比赛,引导学生拓宽演讲内容,启发学生关注国家前途,抨击社会时弊,负起济民救国的责任。在任何一次集会上,马骏的演讲是最受欢迎的。有时超过了时间,同学们仍有秩序地听讲而不愿离去。毓文中学的讲演会,对省城中等以上学校有很大影响和吸引力,吉林一中、吉林女子师范、吉林女中学生代表,经常愉快地应邀参加毓文演讲会。1925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吉林省立职业学校特邀马骏以《俄国十月革命的意义》为题,介绍了苏联十月革命经过和对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影响,深受广大师生的欢迎。

马骏在毓文中学组织读书会,引导学生阅读进步书籍,把从天津带来的《新青年》、《向导》、《觉悟》、《北大校刊》等借给学生们阅读。当时,毓文的师生称赞他“介绍新书,热心教学,不遗余力”。“雪夜闭门读禁书”,是毓文中学广大学生对进步书刊爱不释手、竞相传阅的真实写照。星期日、假日,马骏约集一些进步学生,到龙潭山、小白山等风景区野游,和他们一起谈读书心得,议国家大事,启发他们的觉悟。有时,马骏还到吉林北清真寺,同回族上层人士谈话,了解回民的生活状况和社会地位等问题,同回族群众建立了紧密的联系。马骏在学生中有了工作基础后,帮助学生成立了毓文中学学生会,规定了两项任务:一为学生互助,二为反帝反军阀的堡垒。后来,他又帮助改组了吉林全省学生联合会。

1925年5月30日,英、日帝国主义在上海枪杀工人学生,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五卅惨案”。消息传来,吉林人民无比愤慨,在共产党员马骏的领导下,立即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斗争。

为了广泛、迅速地开展后援活动,马骏骑着自行车,四处奔走,多方联络,积极发动各界群众声援上海“五卅”运动。6月7日,马骏以“吉林爱国六人团”的名义发出宣言,控诉英日帝国主义屠杀中国同胞的罪行。6月8日马骏领导吉林毓文中学首先罢课。6月9日,马骏邀集省城各中等学校代表在江南农业试验场开会,决定中等以上学校一律罢课。会上公推马骏为“吉林沪案后援会”会长。马骏在省教育会召开后援会成立大会,决定通电全国,抵制日货,召开爱国大会,组织游行示威,组织学生讲演募捐,各校刊编发“沪案专刊”。10日,“吉林沪案后援会”在公共运动场组织省立法政专门学校、第一师范、女子师范、第一中学、第五中学、女子中学、私立毓文、职业学校、各小学及各人民团体、各界人士共2000余人集会。会上宣读了章程,通过了宣言,会后,在马骏领导下,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队伍从公共运动场出发,由数十辆自行车插着旗帜为先导,学生们手拿白色纸旗,上面写着:“英日惨无人道”,“收回裁判权”,“打倒帝国主义”,“与英、日经济绝交”等标语,沿途高呼口号,群情激愤,气势宏大,秩序井然。当游行队伍到达省公署时,马骏以“吉林沪案后援会”会长的名义同政府交涉,要求政府允许游行,支援上海“五卅”运动。11日,马骏领导吉林各界数千人冒雨游行,广泛宣传吉林各界沪案后援会的宗旨。之后,马骏组织各校募捐讲演队,指定各校讲演地点:一师,河南街;一中,牛马行;五中,东大滩;法专,北大街;毓文,粮米行;同文,西大街;女师,新开门外;女中,兰旗堆子;县中,德胜门;省模范小学,北山;县立高小,北极门外。学生们为鼓动民众爱国精神,不顾雨淋,每隔百米即有数名学生轮换宣讲。6月18日,马骏主持召开沪案后援会,商量募捐问题。会议决定:教育界同人,分别捐助本人薪金的5%到10%。6月18日,是阴历闰四月二十八,马骏领导沪案后援会利用北山庙会机会组织募捐。省城各校学生,很早就来到北山,马骏指导学生演说,演活报剧,跳舞,聚集群众组织募捐。山上山下到处都围拢着听讲的人群,学生用悲愤的语调讲着沪案惨状,群众无不为之感动,纷纷向笸箩里扔钱。吉林沪案后援会通过吉林官银钱号将捐款寄往上海,抚恤死难者家属。

马骏指导《毓文周刊》连续编发两期“沪案专刊”,以评论、记述、活报剧、讽刺短文和诗歌等形式,抨击了帝国主义的野蛮行径,激励人们反帝爱国斗争。6月14日,马骏主持在丹桂茶园召开省城各界数千人参加的“上海死难同胞哀悼会”。马骏在大会上报告了“五卅”惨案的经过,最后他说:“今天除对死者追悼之外,同时在这里召开市民大会,这里对外表达我国民之意志,对内唤起一般社会之注意,从来我国的外交的失败,都是由于人民对国家漠不关心,因此,外侮日益加深,为了促使政府以强硬的态度对外进行交涉,则我人民必须努力为之后援”。最后,马骏提议,向政府提出“判处凶手英国巡捕死刑,撤出英日两国在沪军队,优恤死难同胞,收回租界地,取消不平等条约,取消领事裁判权,赔偿损失及向我道歉”等十项要求。会后举行了规模空前的示威游行。队伍经过日本领事馆时,群众将领事馆包围起来,高呼打倒帝国主义,领事馆大门紧闭,领事馆的黑帽子(巡警)匿于室内不敢出来。

马骏领导的抵制日货、提倡国货活动也很有成效,学生们头戴“抵制日货,畅销国货”字样的草帽,身着土布衣衫,到处宣传、讲演,使国货畅销,外货无市,狠狠打击了日本奸商。

省公署十分害怕群众爱国运动,为涣散学生的爱国热情,令省教育厅通知各中等学校,自22日起一律放暑假,省学联到省公署再三抗议无效。马骏因势利导,领导学联开会商定,放假可离校,但应尽量留在省城,以期贯彻初志。必须回家者,应在家乡从事宣传活动,以鼓动民气。

中国共产党党员马骏等人领导的吉林“五卅”反帝爱国斗争,犹如燎原之火,迅速在全省30多个县镇燃烧起来。

学校放假后,马骏带领毓文中学部分师生到乌拉街、缸窑等地宣传、募捐。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季,他们冒雨从吉林坐马车到九站,又换乘木船到乌拉街,一路宣传募捐,最后到缸窑。马骏生动、富有感染力的讲演,深深打动了当地群众,很多商人和农民群众纷纷捐款,扩大了“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在吉林周围农村的影响。

1925年9月,上级党组织派马骏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马骏在留学期间,系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国际共运史。当时在苏联的中国留学生成分比较复杂,马骏经常同国民党右派分子进行说理斗争,批驳他们攻击社会主义苏联,污蔑共产党的谬论。不久,马骏被选为中山大学学生团体的领导人,负责党务工作。

1927年夏天,马骏在中山大学结业回国,任中共北平临时市委代理书记兼组织部长,重建北平市委。当时蒋介石、汪精卫都已背叛大革命,正疯狂逮捕和屠杀共产党人与革命群众。同年4月,党的创始人李大钊惨遭奉系军阀张作霖杀害,北平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中国处在反革命白色恐怖之中。马骏秘密回国后,路经天津时,会见了“五四”时期的战友、同学,很多老朋友都为他的安全担心。因为马天安在北平是有名望的,很多人都认识他,不易躲避敌探的耳目,劝他不要去北平。但马骏坚决服从党的决定.毅然去了北平。

马骏到北平后,同崔忠培等人一起,秘密开展工作,很快就把北平市党的组织恢复起来。为了躲开敌人的暗探侦察,马骏一直置身于贫民区、工人区,积极发动群众,组织革命力量。他经常化装变换住处,巧妙地避开国民党特务、暗探的搜捕。

1927年12月3日,马骏被京师警察厅逮捕。敌人以封官许愿利诱,只要他放弃信仰,放弃革命,即封他作教育次长。马骏愤然痛斥说客:“我不能像你们那样卖国求荣,不让我宣传马列主义,不搞革命,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难。”软的不行,敌人便严刑拷打,威逼他写“自首书”,但马骏始终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没有供出我党的机密。敌人对马骏这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软硬不吃毫无办法。

1928年2月15日,马骏在北平德胜门外,英勇就义,时年33岁。

1945年中国共产党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马骏被定为“革命烈士”。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为马骏举行公祭仪式,北京市政府在秀丽的日坛公园修建马骏烈士墓,墓碑上镌刻郭沫若同志题写的“回族烈士马骏之墓”。马骏的英名流芳百世,万古长存。他那英勇无畏、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吉林人民前进。

原载中共吉林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共吉林市党史人物(一)》,东北师大出版社,1991年出版  本文作者:赵卓丹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上一篇文章:伍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