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组织部 | 江城党建网
当前位置:首页>吉林党史人物

王效明

作者: | 来源: | 访问:298 | 时间:2008-10-07

(19O9-1991) 

王效明,是新中国成立后实行军衔制首批被授予少将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在半个多世纪的戎马生涯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驰骋于白山黑水之间,抗日寇、打蒋军,肃土匪。他是吉林(永吉)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是海军炮兵学校的创始者,他一生忠诚于党、忠厚待人,深受干部战士的爱戴。

1991年11月30日,王效明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一) 

王效明,学名王聪,原名王冠英,1909年2月14日出生于辽宁省昌图县七家子乡二河村一普通农民家庭。王效明8岁开始放猪,从1O岁起在叔父和表兄的资助下,读了一年私塾和四年小学,1924年考入公费的沈阳兵工学校机械科,学习三年半。1927年12月又考入沈阳陆军教导队,翌年转入东北陆军讲武堂。这期问他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对共产党及其主张初步有了认识,特别是对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十分向往,1930年他在讲武堂毕业,托人分配到驻哈尔滨地区的东北军十八旅七十六团当准尉见习军官。王效明从军不到一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他所在的军队附逆降日。日本侵略者的强盗行径和蒋介石的投降政策,使王效明愤慨万分。他参加了一些军官组织的反日救国组织,开展反日救国活动。不久,他被选到伪首都长春禁卫步兵团三营任营副。他利用营副的身份,联络反日志士,着手策反工作,企图借机绑架溥仪。不慎此举被敌人发觉。他又潜到哈尔滨寻找中国共产党。

1932年5月,王效明与中共满洲省委取得了联系,并参加白云亭组织的反日救国军,任参谋长兼支队长。由于内奸告密,当年11月,王、白二人被日本宪兵逮捕,在宪兵队里,受尽严刑拷打,被连续刑讯8次,昏死过多次。但他始终坚贞不屈,不露半点真情。案子被移送到伪吉林省高等检察厅(哈尔滨当时属于吉林省),伪吉林省高等法院判处他三年有期徒刑。他不服据理向伪最高法院上诉。因没有证据,又没口供,所以经亲友多方营教,伪法院于1934年10月23日允许“取保释放”。在狱中他参加了难友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崔吉昌等组织的学习小组,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大纲》、《唯物史观》等马克思主义著作。残酷的狱中生活和对敌斗争,使王效明受到了实际的深刻的教育,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认识,进一步坚定了抗日和革命的信念。

王效明返回哈尔滨后毅然离开新婚的妻子,不顾路途遥远和敌人的封锁,走进完达山的原始森林,寻找抗联的踪迹。经过无数艰险,他于1935年2月到了宁安县南三家子见到了东北抗日联合军第五军二师参谋长陈翰章,后又见到五军军长周保中。王效明对周保中激动地说:“作为一个中国青年,能眼睁睁看着祖国沦于侵略者之手而无动于衷吗?效明能力有限,但愿为抗日救国大业贡献微薄之力。”周保中非常欢迎王效明投军,因在抗联里像他这样受过正规军校训练的军事人材太少了。当周保中说抗联供给很困难,生活艰苦时,他坚定地说:“为打败日寇,哪怕战死疆场,马革裹尸,至于餐冰饮雪,含辛茹苦,我早有准备!”他被任命为五军军部参谋。当年8月,在宁安县北湖头五军密营,经周保中、高凤化(五军二团政治委员)介绍,王效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在党的领导下同日寇展开了殊死的斗争。 

(二)

   1936年2月,根据中共中央《八一宣言》精神,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王效明任五军教导队队长兼党支部书记。不久,为掩沪一、二师主力向中东铁路道北转移,他率教导队等留守部队,在周保中的统一领导下,以宁安为中心,展开了积极的活动。2月的一天,他率部将马莲河伪自卫团缴械,得步枪40余支,并枪毙了叛徒苗德才和特务刘华。4月,王效明调任五军二师参谋长。5月27日,他协同五军副军长柴世荣率部配合兄弟部队,在宁安烟筒沟伏击了伪森林警察队,毙伤敌五、六人,俘敌31名,缴步枪30余支、手枪1支、轻机枪1挺。6月,又率部在宁安县三道河子将伪军一个连缴械,得步枪百余支、轻机枪2梃、子弹四万余发。完成掩护任务后,他向道北转移。8月,在到达牡丹江刁翎地区时,与伪警察队相遇,击毙日指导官1名,得电台1部、战马两匹及大量伪币、弹药。

1937年3月,活动在牡丹江下游的抗联各部队,为粉碎日寇妄图在松花江下游聚歼抗联的阴谋,于19日联合进攻敌军事物资集散地依兰县城。他与王光宇师长率五军二师及八军联合部队担任阻击增援部队任务,在新卡伦西北四河沿埋伏,毙敌285名,俘敌1O余名,确保了攻城的胜利。

1937年7月7日,全国抗战爆发,抗联“铁骑”积极牵制与打击日伪军。王效明和二师五团政委季青率五团及四军军部开辟宝清根据地,在向县城活动时,四师消灭了双柳河子警察所。接着,进入反动巢穴宝清四区,打击敌人,发动群众,安排了我基层政权人员。10月,抗联四、五、七、八、十军组成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周保中任总指挥。11月,五军警卫旅改编为五军三师,王效明任师政治部主任。1938年初,调任二路军总指挥部参谋处长。3月中旬,他指挥了著名的“烈士山连环战”。他同五军三师师长李文彬率总部直属骑兵警卫队,在大顶子山深谷伏击了袭击我小孤山敌人,打死打伤日军和伪兴安军近百人,缴获战马20余匹及枪支等战利品数百件。之后,在大砬子山与400多名伪兴安军遭遇,又毙敌110多人。

1938年3月,为了加强对下江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领导,吉东省委决定由季青、王效明、鲍林组成吉东省委下江三人团,负责领导下江地方及军队党组织,第二路军所属下江部队在军事上由王效明负责。同年底,王被派到七军兼政治部主任。1939年春,根据七军党委的决定,他带着交通员和警卫员去苏联吉心联络站找中共中央代表团(当时,中共中央驻海参崴代表团与东北党各省委的联络站,国内设在七军军部,苏联设在吉心),经过许多周折得知,代表团已离开驻地。一周后,他们带着几本《新华日报》和一些中央文件返回,使抗联战士获得了难得的宝贵精神食粮。3月,下江三人团主持召开了七军党委特别常委会,批评和纠正七军某些负责人破坏革命纪律的严重错误,调整了班子。王效明继续任军政治部主任,并任军特委常委。10月,日伪军纠集四千多人向我军大举“讨伐”,我密营全部被毁。为应付这种险恶形势,七军化整为零,分散开展游击活动。王率部分战士在虎饶山区与敌周旋,整个冬天,都处在饥寒交迫之中,有二十几天他和战士粒米未进,仅靠一点山葡萄干、野果等充饥。不少战士冻饿而死,但他们的抗日决心毫不动摇。而七军代理军长景乐亭对革命却丧失信心,组织反革命小团体,密谋叛变。王发觉后,采取了防范措施,使其阴谋未能得逞。景于194O年3月27日被开除党籍,处死。1940年春,下江三人团撤销,吉东省委指定王效明任七军党特委书记。不久,王率七军从小佳河转人虎林。途中,在七里沁河沟、五林洞与敌遭遇。他沉着指挥,毙敌50余人,胜利到达目的地。3月,王与七军代理军长崔石泉(崔庸健)率部到虎林小穆河附近活动。在一次转移中,他左手负伤食指被打掉半截。

1940年4月,七军改编为二路军第二支队,王效明任政委,兼任吉东省委代表。不久,支队长王汝起壮烈牺牲,他继任支队长兼政委。二支队主要活动在宝清、饶河、虎林、富锦、同江、抚远等地。这时,环境更加困难,日伪军加紧归村并屯,加强经济封锁,割断抗联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并且频繁进山搜索,利用叛徒破坏临时密营,妄图困杀我军。针对这种形势,王把部队分散活动,扩大活动区域,在东西约三四百里的范围内建立了大旗杆、四方林子、老鸹窝、水林子等游击据点,宣传群众,开展游击活动。一次,他带领部队攻打独木河敌人,打死打伤敌人20余人,缴获50多匹牛马及大批粮食。5月他和崔石泉指挥部队在乌苏里江上袭击了敌人风船,毙敌三四十人,俘敌10余人,缴获700多袋面粉和罐头、服装等大量物资。

王效明认真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利用各种机会做伪军的分化瓦解和争取工作。驻宝清县下河沿镇伪三十一团机关枪连班长杨清海和高海山、胡景全、杨振华等人在抗联的宣传教育下,密谋组织伪军哗变,请二支队接应。9月14日,王亲率300名抗联战士接应,打死伪军连长和日本教官,百余名起义伪军,携带全副武装参加抗日联军。并将多余的枪支、弹药、粮食等军用物资,装满了18辆大车运来。日伪当局恼羞成怒,出动飞机跟踪轰炸,调集伪军7个旅,13000多日军,尾追进剿。把完达山封锁起来,放火烧毁山林和密营。王率二支队日夜与敌人周旋,声东击两,撤到了蛤蟆河子上游。他们从驼腰部走出森林时,又一次与四五百敌人遭遇,激战一天,打死的敌人装了两汽车。王效明终于率部摆脱了敌人。

11月末,王效明赴苏参加南满、北满、吉东三省委在伯力召开的联席会议。同时,根据总部的指示精神,把支队带到苏联境内休整。中央代表没有到会,苏联远东军个别领导人在会上提出“抗联没有独立存在的必要”,应和苏军合并,统由苏军指挥的无理要求。王和与会抗联领导人一起严厉批驳和抵制了这种取消和吞并抗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图谋,坚持了中国党和抗联的独立旗帜。会议与苏方达成了1941年第二次伯力会议十三条援助协议。会后,王效明率部在伯力附近的雅斯克“东北抗日联军训练处”(也称北野营)参加整训,休整后,准备重返东北战场。

1941年夏由于形势的变化,抗联决定将主力部队留在野营集中整训,派小部队回东北侦察敌情,坚持游击活动。8月,王效明率50多人带着电台返回虎饶地区。他们一入境,便遭到日伪军的追击。为了完成小部队的任务,他们用仅能吃12天的食品,进行了27天的艰苦行军到达宝清西沟。途率饿死了李宝祥等5名同志。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他们不仅完成了侦察敌情的任务,还积极地打击敌人。一天,在夜幕掩护下,王率部在图(们)佳(木斯)铁路线上的孟家岗炸毁了一列日军兵车,炸死炸伤日军500余人。这次成功的爆炸震动了日本侵略军,鼓舞了东北人民的抗日斗志。群众悄悄地传诵着这样一首歌谣:

敌气森森日月昏,关东父老盼联军。

一声爆炸山河动,处处争谈王效明。

1942年8月1日,东北抗日联军南北两个野营合并,正式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也称国际旅。1944年改番号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第八十八独立步兵旅”,旅长周保中,王效明任二营营长、旅党委会委员。遵照旅党委的指示,1943年3月,王再次率队入苏到教导旅参加系统的军事政治训练,及滑雪,驾驶、收发报、跳伞等特殊技术的学习。王学习、训练刻苦,成绩优秀,曾受过四次奖励并被苏联政府授予红旗勋章。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1O月教导旅召开“东北抗日联军准备反攻动员大会”,全体将士整装待发。日本投降后,抗联的作战任务改为接收东北,抢先进驻57座战略重镇,协助苏军管理、控制城市,维持秩序,肃清敌伪和反革命分子,开展建党、建政、建军工作。王效明被指定为吉林地区负责人。8月18日,他率40余人从苏联伯力乘火车,行经哈尔滨、长春,于27日到达吉林市。 

(三) 

到吉林市的第二天,王效明即与苏军吉林卫戍司令部接上了关系,根据东北党委会关于抗联进驻东北57座重镇的行动方案(经斯大林批准)的规定。王效明任吉林卫戍副司令。少校军衔(司令由苏军担任),不久,又兼任吉林铁路警护部部长,同时,将其他抗联于部派往敦化、蛟河、新站开展工作。在吉林市,王效明面对的是十分复杂而困难的形势。首先,整个城市由苏军实行军管,党中央和八路军、新四军派的人员都没有到来,地下党还没有恢复,我党我军在群众中影响很小。相反,日伪残余势力死灰复燃,有人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要员,他们公开挂出国民党和三青团的牌子,宣传国民党是正统,欢迎中央军来,从长春窜来的所谓国民党“接收”大员王惠卿当上了吉林省临时行政委员会代理副主席。企图控制省、市政权。其次,苏军虽然支持我们,但根据雅尔塔协定,苏联政府承诺国民党政府对东北接收权,不准我们建党、建政、建军。特别是苏军中个别人存在着大国沙文主义,以“战胜国、占领军”的姿态限制我们的活动。因此,王效明不得不一方面利用卫戍副司令的合法身份开展工作,为迎接党中央、八路军派人来做各种准备,一方面到处寻找地下党,准备秘密建党。不久,地下党员李维民找上门来,王、李二人接上关系以后,都十分兴奋。于9月份的一天夜里,由王、李主持,召开了中共吉林特支重建大会,李任书记,王任副书记。会议确定了特支目前的任务:①发展党员,壮大党的队伍;②抓理论工作,宣传党的主张;③协助王效明建立地方武装;④下厂、下乡发动群众,为建党、建军、建政做准备。这些任务的执行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没有苏军的支持,将寸步难行。于是,王效明带着翻译找苏军当局洽谈,提出建党、建军,建政的要求,苏军司令说:“我国与国民党政府签订了条约,接收的事由他们去办。”王效明郑重地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利益的真正代表,共产党领导下的军民是真正抗日的,抗战胜利果实应由他们取得”。可是这位司令官仍以“没有斯大林的指示”为由加以拒绝。王据理力争,苏军才勉强答应可以接管《吉林报社》。1O月7日,吉林特支把这个报社从国民党分子手中接管过来,改为吉林《人民日报》,我党在吉林市有了宣传舆论阵地。王很重视培养发展党员工作,他和李维民亲自介绍吉林朝鲜人解放同盟的组织者梁焕俊等人入党,使党的力量不断壮大。由于光复后“国民党接收大员”抢先掌握了吉林市的治安权,国民党员霍鹏九当上了省会公安局长。他们大量收编日伪残余(警察中日伪残余分子占90%),迫害进步人士。我们的同志不断遭绑架、暗杀,曾三次放火企图烧死王效明。不掌握治安权,我们就没有立足之地。于是,特支决定,改造、控制公安局,掌握全市警力。经多次交涉,取得苏军同意,王把抗联干部段大吉派进市公安局任副局长。段猝死后,又派抗联战士刘玉泉担任。11月上旬,党中央派来的老干部到达吉林,成立永吉地委和永吉军分区,袁任远任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王效明任军分区司令员。11月1O日,王效明接管省警务厅,改名为吉林全省警务处,并兼任处长,任命我万毅纵队保卫干部巩维明为副处长。接着,根据地委的决定,选了一批精干的,有斗争经验的干部担任警务处、公安局的中层干部和分局、派出所的主要领导,大力更新警察队伍,将日伪警察逐渐替换出去,使警察队伍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里,架空了霍鹏九。建立人民武装,是党给王效明的主要任务,他多次找苏军商谈,要求建军以维持社会治安。

恰此时,周保中从长春来吉林,带着苏军驻东北总司令官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信,偕王效明、李维民晋见驻吉苏军最高长官卡沙里扬少将,呈上信件,再次提出了建军一事。苏方只好同意我们建立一支维持地方治安的保安部队。于是在地委的领导下,王效明以关内来的老干部和原抗联干部为骨干招募新兵。群众参军十分踊跃,半个月即招收一千多人,于11月21日,正式组成吉林全省保安队,王效明任司令员,袁任远兼政委。后经三次扩兵,发展到数千人,其中一千多人补充给主力部队。部队迅速扩大,需要大批干部和武器装备,王效明首先请主力部队支援。11月13日,他亲赴梅河口把东北挺进纵队司令员万毅接进吉林。万毅支援了百名班排长和老兵,解决了保安队缺干部的问题。与此同时他以军分区司令员的名义发布告,收缴民间枪支。经苏军允许,王先后两次派人去长春范家屯日本军用仓库拉回四十卡车武器,除装备保安队以外,一大批补充给了东北挺进纵队。保安队建成后,由于苏军不同意驻在市内,因此除留一个连(以警察名义)负责我首脑机关警卫外,其余部队移驻口前、官马山、桦甸一线。1946年2月,保安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十四旅,王效明兼任旅长。此后,王效明在地委领导下,指挥保安队、警务处、公安局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势力,剿灭危害群众的土匪。1945年12月初,出动警察摘掉了国民党市党部的牌子,拘留了国民党骨干分子。国民党、三青团从此在吉林市再不能公开话动。从1945年12月至1946年4月,搜捕国民党建军分子150多人,缴获长短枪1OO多支,使国民党建军活动销声匿迹。1945年11月26日,全省警务处捕获并处决了冒名八路军在市内作案,为非作歹的徐升、方国钧、杨宝财三名匪徒。王效明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严办敲诈杀人越货”为题,颁发安民告示,大快人心。1946年1月,全省警务处侦缉队诱捕了有200余匪众的匪首赵传芳等人,解除了江北一带的匪忠。2月,剿灭了强奸、抢劫被称为东北一霸的杨毛子(国忠)匪团。1946年4月王效明拿着时任公安局长,国民党分子霍鹏九,捣乱破坏社会秩序,纵火地委机关、车库,暗杀警务处侦缉队长等罪行材料,找苏军要求严办,取得苏军同意。在苏军保卫机关的配合下全省警务处侦缉队逮捕了霍鹏九。从此,我们完全控制了吉林市的局势。

1948年4月,苏军撤出吉林市,二十四旅奉调先后参加解放长春和四平保卫战。5月28日随吉林分省委撤出吉林,到五常县。6月中旬,王效明奉命率部挺进吉南地区。7月,成立中共吉南地委、专署和军分区,王效明任军分区司令员兼二十四旅旅长,开始了新的艰苦斗争。

(四) 

刚建立起来的吉南地区,原只在桦甸县松花江以东桦树林子、横道子、红石砬子三个区的狭小地域内。王效名率部沿松花江东岸设防,隔江与国民党军对峙,除分区主力二十四旅以外,他全面指挥各县县大队、武工队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总兵力4000人。1946年10月按照地委的指示,王效明大抓充兵员工作。他派七十一团二营营长罗林带一排战士与永吉县游击队合编成县大队,指示来自双阳、伊通的领导干部,从县大队及县直干部中挑选一批骨干,组成百余人的伊双武工队,新建了桦南游击大队。1947年夏,再次扩兵,到10月,吉南军区所属部队总兵力已达7800余人(不含区干队)。

桦甸江东是长白山区,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土匪横行。光复后,我吉南各县委曾开展过剿匪斗争。“五二八”撤退后,有些匪徒又死灰复燃,重新猖獗起来。从吉东流窜到夹皮沟的匪首张荣春扬言“绝不让共产党在江东立住脚”。匪患是根据地建设的极大祸害。因此,王效明率部一到吉南就开展了剿匪斗争,首先肃清了江东匪患,张荣春匪队土崩瓦解。

配合主力作战,解放吉南全境,是吉南军分区的中心任务。1946年冬,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战场实行“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计划,我主力部队发动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为配合这一战役,11月,二十四旅和永吉、伊通武工队奉命挺进敌后,与吉东警备二旅一起执行破袭吉(林)海(龙)铁路的任务,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北起双河镇、南至朝阳镇的百公里路线上,炸毁数座桥梁。破坏多处路段和通讯设施,迫使敌人中断运输,有力地保证了战役的胜利。

1947年夏,东北我军转入战略反攻,接连发动了夏、秋、冬三季攻势。王效明率吉南军分区部队配合主力积极作战。5月间,他和周保中亲赴前线指挥解放磐石县重镇烟筒山的战斗,全歼守敌。6月1日收复桦甸县城。1O月上旬,军区部队参加围攻吉林市的战斗。17日,王率七十一、七十三团,配合六纵围歼旺起屯和西阳之敌。22日,又奉命进至吉林与小丰满之间,防小丰满之敌窜回吉林市。从1946年7月开辟吉南根据地始至参加1947年夏、秋季攻势,吉南军分区部队共作战165次,歼敌1685名。冬季攻势期间,王率部主要活动在吉林,长春外围,打击出来抢粮的小股敌人,并防备吉林孤城之敌六十军向长春逃跑。1948年3月8日,他命七十二团在永吉县岔路河截击逃向长春之敌,俘敌及其家属近千人。3月9日,吉林市解放。5月,吉南军分区撤销,二十四旅改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十一师,王效明任师长。之后,王率师参加围攻长春之役。自此,他离开了吉林地区。

1O月,长春解放,王效明率师留驻长春,兼任长春市卫戍司令部司令员,任职到1949年9月。11月,东北全境解放后,独立十一师整编为步兵一六四师,王效明任师长。长春,是我军解放最早的大城市之一。进城部队面临着从农村到城市的考验,纪律是最严重的问题。为此,在部队进城前,王效明召开了全师连以上干部大会下达了严明纪律的命令,进行了个人财产登记,干部战士写遵守纪律的保证书,进城时,部队自带柴米油盐,全师纪律严明,秋毫无犯。1O月下旬的长春已见霜冻,战士们仍穿着单衣,敌人留下来不少棉衣,但无一人穿用,仓库中装满雨衣,看守的战士们被大雨浇着也不动一件。战士缴获的几只金戒指全部交出。因此,独立十一师受到中央军委通报表扬,被称为进城“纪律最佳”的部队。

1949年7月,一六四师改编,部队除朝鲜族连队外,其余人员组建东北军区炮兵第六师,王效明任师长。为了使部队尽快掌握炮兵技术,王将全师所有干部轮流送到朱瑞炮校学习,使部队很快完成了从步兵到炮兵的转变。 

(五)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鼓噪反攻大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面临着严重威胁,万里海疆基本处于有海无防的状态。1950年7月王效明接受了中央军委的命令,率领炮六师赴青岛创建海军海岸炮兵学校,任第一任校长。

从陆军变海军,从部队变军校再加上缺少经费物资,建校之初困难重重,王效明带领全校师生贯彻艰苦办学,勤俭建校的方针。王效明20年代在沈阳军工学校曾学过炮兵专业,因此也承担了教学任务,亲自给学员上课。培训教员。为了紧密联系实际战争进行教学,他亲自率领教学人员去朝鲜战场考察,积累实战经验,迅速地提高了教学质量。由于抗美援朝战争已在激烈进行,海防形势日益严峻,炮校以临战姿态办学,采取专科速成的办法。开学仅8天,学校组训的两个炮兵连就开赴海防前线,进入岸炮阵地。又3天后,258名毕业学员在青岛团岛组成共和国第一个海岸炮兵营。两个月后,又有20个炮兵连陆续毕业离校,开赴岸炮兵阵地,加强了海防力量,迅速扭转了海防薄弱的危急局面。

1952年春,根据国防建设的需要,海军决定海军炮兵学校(1951年改此名)迁烟台,王效明亲自选校址,带领师生艰苦奋斗,勤俭建校,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建起8500平方米的校舍,海军炮校又以新的面貌屹立于岿岱山旁。1953年8月,王效明调海军海岸炮兵部任副部长。1955年1月,任海军岸防部部长,7月,调中央军委武装力量监察部任海军部主任,同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11月,调海军旅顺基地任副司令员。1964年8月,调中央监委驻第五机械工业部监察组任组长。王效明献身中国海军建设整整14年。他怀着强烈的爱国之心,牢记鸦片战争以来我国海防薄弱挨打受欺的历史,呕心沥血,培养海军炮兵人才。在旅顺基地,他同军事科技人员一起,实地勘察,勾勒要塞炮位蓝图,有时彻夜不眠。他任职党的监察工作期间,秉公办事,执法严明,经常深入基层,认真听取党员和群众的意见,维护了党的纪律和声誉。

“文化大革命”期间,王效明遭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被无辜戴上“苏联特务”的帽子,关押两年之久,屡遭刑讯拷打,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妻儿老小被赶出京城发配到宁夏劳动。但他身处逆境,坚贞不屈,宁可自身皮肉受苦,也不加罪于任何同志,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坚决斗争,表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后,王效明恢复了工作,他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1978年2月,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同年任国家兵器工业部顾问,并被推荐为中国兵工学会副理事长。

王效明不顾年事已高,一面带病坚持工作,一面根据组织的安排,废寝忘食地撰写革命回忆录。他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实事求是地提供东北抗联斗争史料。病重卧床,自己不能写,口述让别人代笔。他不辞辛苦地为同他一起战斗过的战士写传,当有的人请他写自己的回忆录时,他说:“讲我干吗?要多讲党,讲毛主席,讲抗联,不要为我树碑立传!”表现了一个共产主义者的伟大情怀。 

(六) 

宽厚待人,严以律已,是与其共过事的人交口称赞的王效明的优秀品质。从抗联到海军,同志们都亲昵地叫他“王老太太”,充分地反映他和蔼可亲的风貌和干部战士的亲密关系及大家对他的尊敬。在班子里,他讲原则,又善于团结同志,每到一处他能够把一班人团结起来,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

对待部下,王效明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他见着战士总是笑哈哈的,象个慈祥的母亲。谁做了错事,他总是耐心教育,以理服人,从不疾言厉色,恶语伤人,顶多说一句“乱弹琴”!在“天大的房子,地大的炕”的抗联时期,他常在篝火旁给战士缝补衣裳。冬天,遇到太冷的天气,他就把自己的大衣给站岗的战士披上,有时,他实际上成了部队的医生。他学会了看病,搜集了很多秘方,自制了很多常用药,常常给伤员包扎伤口和进行护理。1942年春,他带小分队在宝清一带活动,因为大腿负伤,和3个伤病员留在锅盔山,亲自站岗放哨,夜晚,他把受伤的战士安排到炕上睡,自己找来树枝铺在地上过夜。一天被敌人发现,几十名伪军向他们扑来,他背起伤员姜尚蒿带领另外两个人冲了出去。他关怀和体贴部下,部下也十分爱戴他,关心他。“文革”中他遭到迫害,全家受到株连,他的一些老同志、老部下都非常惦念,想尽办法,打听他的下落,尽力帮助他。在吉南军分区时的警卫员刘世贵听说他的子女被遣送到宁夏时,便千里迢迢跑去给接回北京。在海军某学院训练部任政委的原吉南老部下李金荣听说他的耳朵被打坏流浓不止时,立刻帮他联系住院治疗,使他逃脱了失聪的噩运。

王效明严于律已,为官清廉。他身居高位,但从不用手中的权利谋私利,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他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后,单位按规定送来一套皮沙发,他坚持让拉了回去,换上了木椅子。他经常教育子女不要炫耀父亲,不要有优越感,要谦虚待人,艰苦朴素。他的孩子们都是依靠自己的勤奋创造个人的事业,谁也没借父亲这老革命的“大树”乘荫纳凉。现在他们都是国家普通职工,为祖国辛勤劳动,过着俭朴的生话。

“大鹏展翅恨天低!”这是王效明常讲的一句话。在60年的革命生涯中,他一直履行这一格言。

下一篇文章:曹 瑛
上一篇文章:伍晋南